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義大利/米蘭(Milano)]晴空漫步‧達文西最後的晚餐

行程規劃與路線:
旅館(米蘭中央火車站)-血拼大街Corso Bueno Aires-La Rinacente頂樓午餐-米蘭大教堂-維托利歐‧艾曼紐二世拱廊(La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史特拉歌劇院-史豐哲城堡-感恩聖母教堂(最後的晚餐)-聖安布羅喬教堂-運河區-Pizzeria con servizio di cucina晚餐-Grom冰淇淋:3




心得:
因為是朋友帶路,所以基本上憑記憶寫下大概走過的地方:各個景點以散步的方式走過,只有最後的晚餐有進去參觀了短短的(也無法延長XD)15分鐘。整體的行走量非常大,不是一個剛下飛機的人應該走的行程...

這次坐國泰的航班,在香港很快速地轉機後便直達米蘭,價格雖然不算便宜,但餐點好座位也不錯(有USB充電!),睡睡醒醒地便在清晨抵達了米蘭。

夜晚的香港

離開了機場,竄入外套與兩袖之間的空氣並不如想像中冰涼;窗外的晴空讓從機場到市區略長的40多分鐘旅程充滿期待。

由於還有時間,在旅館放下行李後便在周遭晃了一圈;米蘭中央火車站應該算不上是這邊的市區地帶,街道雖算乾淨但仍能在各個角落看到蜷縮在毛毯之間仍呼呼大睡的遊民。離開大馬路後許多路段都是鋪著石磚夾雜地面電車的軌道,偶而各色的地面電車便同樣夾雜於車陣之中呼嘯而過。

沒機會坐上的地面電車

不愧是麵包的國度!

終於到了能入住的時間,回到旅館櫃檯開始入住手續時,才聽到身後帶點期待與羞怯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只有在那個地方、那個時間會這樣叫著我的方式──お久しぶり、ヴァレちゃん~:D還有Jose哈哈哈

一路上肆意地揮灑生疏已久卻不減渴望的日文聊天,盡情放肆過去半年來為了這趟旅程壓抑的購物欲,大約中午便來到了米蘭大教堂前,而此時天空連僅剩的薄雲都消失不見,留下灑練的藍色晴空。顯然是清洗過的潔白飛扶壁與聳入天際的高塔讓酷愛哥德式教堂的我在正面全然地對這美景啞口無言,只能靜靜地呼吸欣賞這難得的美景。



 一旁是根本買不下手的高級商圈──維托利歐‧艾曼紐二世拱廊(La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


傳說中踩著這位公牛先生的○○繞三圈就會招來好運!雖然有點殘忍(?)我還是來踩了


午餐是就毗鄰於米蘭大教堂的高級百貨公司La Rinacente頂樓。

巧克力高跟鞋們!!

能夠邊欣賞著米蘭大教堂的側面邊享受著米蘭冬季難得一見的陽光(以及狂風),本以為價格會非常可怕,但意外地只要約20歐就可以吃到一整個套餐,雖然份量偏少,但對於最近已經變成小鳥胃的我非常正好。

法拉利跑車設計師設計的水瓶!根據朋友的說法顯然他快破產了XD

當日特餐──米蘭燉飯佐牛膝,中間的骨髓可以直接用叉子挖出來享用,超級好吃的

媽媽的素食義大利麵;麵條是蕎麥作成

餐後總是要來一杯咖啡。看到這邊的咖啡量就了解為什麼一般喝咖啡是單用食指與拇指捏起咖啡杯小耳朵並飲用。在台灣一直非常覺得不可思議──能夠只用食指跟拇指拿起星巴克的巨大咖啡杯到底需要多強的指力....

雖然是晴天 強風依然吹得大家拉起高領

飽餐一頓後便繼續散步。首先經過史特拉歌劇院,前佇立著達文西的雕像,而他的頭上佇立著一隻鴿子。


前往史豐哲城堡的一路上夾道滿是各式各樣的街頭藝人──人像畫家、把紅白蘿蔔雕刻玫瑰與鳥的中國人、擁有著迷人嗓音的吉他手自彈自唱...城市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生氣。

史豐哲城堡門口也滿是把握難得好天氣出來散步的人們

城堡內可看見對面的拱門,造型令我想起柏林

奇妙的藝術

漫步完這段路,便稍微加速腳步前往聖母感恩教堂,觀賞達文西在此的巨作──最後的晚餐。跟著一群來自各國的遊客,像被趕入毒氣室的猶太人一般(啥啊)趕向前方打開的玻璃門、閃開身後關上的玻璃門,一層一層地往內走入後終於抵達了這個教堂旁的食堂,也就是最後的晚餐作品所在之地。作品卻如大家所言斑駁得十分嚴重,但不知為何地我卻從那些斑駁的粉屑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強勁且純粹的光芒,讓對於這份作品本來只抱持著觀光客來看看也好的心情忽然認真了起來,在心底用想像力撫摸過每個人臉上的表情、肢體的情緒,以及各自心理的不安、憤怒與恐懼。
而在這幅巨作的對面則是時常被忽略的耶穌上十字架之受難圖。心得:在這個食堂誰吃得下飯啊=___=

不能拍照,只好放張複製品意思一下


即將入夜 聖母感恩教堂外也開始打光

天很快就黑了,但距離義大利人的晚餐時間──約莫八點──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便繼續散步去。

聖安布羅喬教堂,內部正舉辦著晚彌撒

這個矗立著一整排羅馬時代留下來的柱子的廣場名字真的不記得了。朋友說在這附近的酒吧買個一杯便坐在這邊喝酒是最米蘭大學生的行為。


來到了為了當年運送興建主教教堂用之大理石而建成的運河區,意外地發現在星期天早上會舉辦的古董市集在這裡仍殘存幾攤的攤販;看著街邊擺放的各式商品,從老舊的成套廚櫃到可能來自中國的針灸穴位提示小人偶都有,還真是非常有趣,也不禁讓人懷疑這到底一整天擺下來可以賣出多少?但或許那從來不是重點吧。



不過我們還是撐不到八點,大約七點多便進到這家我朋友大力推薦的披薩店。一直令我想不透的是為什麼這邊的披薩上菜前都不會幫忙切一下,好麻煩啊XD可惜這家的口味對我來說偏鹹,因此沒吃完被我打包回去了。



似乎在歐洲很常見:停車格的一半會畫在人行道之上。但在義大利更不可思議的是不管多寬的路都不會畫線;因此一條路是兩線道、三線道甚至四線道都各憑駕駛想像。


坐上朋友的小紅TOYOTA,我們直奔在郊區的米蘭第一名冰淇淋店,卻很不幸地發現冬季營業時間較短已經關門了,因此只好換到他們口中的第二名──也就是大家來義大利必吃的GROM啦!還真是相當濃郁可口。


回到旅館時差不多是晚上十點,一整天從一下飛機就這樣走下來到旅館時其實腳已經完全沒力了,半夜還抽筋!!還好還年輕(?)隔天沒有留下任何痠痛,倒是透過此方式讓我們在一天之間完全克服了時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