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日本/四國]琴平金刀比羅宮、大步危藤橋、善通寺

行程路線:
金藏寺-JR-琴平(參觀金刀比羅宮)-JR-大步危(預定參觀祖谷溫泉與藤橋)-JR-善通寺(其實寺關了但還是可以逛一圈)-JR-金藏寺

以下是遊記了!





一早幾乎搭上了第一班車前往琴平,在這裡留了將近四小時的時間就是為了攻頂金刀比羅宮的奧宮啊(其實只是因為不知道還能塞什麼行程了)!出門時迷濛的天色在抵達琴平後化為一如過去幾天的晴藍,讓人心情格外高昂。

從車站往金刀比羅宮必經之高燈籠 據說是以前的燈塔

階梯地獄開始了QQ兩旁的商店都還沒開

傳說中因有功而被允許於宮內擺攤的五人百姓;可是姓名的數量看起來是四對夫婦啊

啊真的只是擺攤而已...XD不過糖好好吃唷回程就手滑買了一盒

過了擺攤處就算是進入神宮大門囉!至此365階

特愛計數的日本人在此也不遺餘力地每每在滿百之處告訴你還剩多少階:1368的總數聽起來挺可怕,但經過老爸提醒其實草嶺古道就輕易打敗他了而我卻還是爬得要死要活(默)一定是因為相機太重了(找藉口)幸好一大早來幾乎沒幾個人,可以毫無顧忌地脫外套碎碎念滾來滾去(啥)
本宮的風景


與我擦身而過拾級而下的巫女一一參拜著每個經過的神社

某人的千次參拜紀念碑!

終於到奧宮了XD還好也有另一個路人甲可以幫我拍張照留念

奧宮的風景(好像只有俯角不一樣而已!)

其實從車站開始到奧宮也只花了一個半小時,因此大致上預留三小時應該就一定可以攻頂囉!在奧宮前的板凳上略作幾分鐘享受勝利的滋味(到底是贏誰了),最後抽了一個籤做為紀念後就開始輕鬆愉悅的回程行了。回到本宮附近的時候約早上八點半左右,大批的觀光客才開始湧入這個名勝,不過令人驚訝的是平均年齡都在五十左右啊,日本人真是太虔誠了!與觀光客們人擠人買了一個可愛的金刀比羅御守與陶瓷娃娃作為紀念別在身上後便與人群錯身而過地離開了。


呀原來金刀比羅是一隻狗嗎!!!!好可愛>////<

在山腳下算了算時間發現太過充裕,便在十一點左右就吃了午餐,之後又順道繞去大芝居;正在整修加上似乎有電視台要採訪的狀況讓滿插旗子的大芝居顯得一片混亂,彎下腰繞過因整修而卡在門上的木板後在室內略繞一圈、想像著在此看表演的享受後,也便不能做什麼地離開了。



從琴平再往大步危大約一小時不到的車程;跟琴平相較之下是個更加荒涼的車站,事實上連車站工作人員都是用吉祥物代替的。原本看似應該為工作人員房的隔間也沒浪費地成為資料陳列室,除了照片簡介外還有一個簽名簿,其實也滿有趣的。

大門外除了各地聚集而來的背包客外,就是開計程車的大叔了。大叔們也很有趣,熱心地用日文夾雜英文問我要往哪邊去;當他聽到我的計畫後立刻順水推舟建議我搭計程車往祖谷溫泉再從那邊搭公車到藤橋。但是六千塊的計程車費誰花得下去啊!!(噴血)我於是感謝他的建議後決定繼續執行我原本的健走計畫。計程車司機繼續往下一對遊客搭訕下去,而居然是一樣從台灣來的女生!相聊之下發現其中一個是香港人,在大阪交換學生結識後一起用青春十八很青春地搭慢車玩過來;如果有伴的話我也好想試試看座車坐到屁股爛掉的青春啊(怎麼一點都不浪漫!!!!)一起搭上公車後我便如預定地在市役所下了車,踏上前往祖谷溫泉的健走之途!由於大步危車站至祖谷溫泉沒有直達的公車,從最近的公車站沿著祖谷溪開闢的這段五公里山路就只能用走的了。一路上偶有幾部車經過外便沒有人跡,風過松林與同樣仍是枯枝的櫻木時瑟縮地響著冬季的節奏,但溪水很夏季地於山谷底部淅瀝作響。



由於得在祖谷溫泉趕上從那邊出發往藤橋的末班車,這趟行程我也不奢望能泡到溫泉,只想看看懸崖邊的尿尿小童而已;沒想到很不幸地如下圖!!



是的,在抵達終點的前一兩百公尺左右居然在施行交通管制,所有人車都不得通過(淚目)工頭很好心地跟我說公車只要招了就會停不用擔心回不了家,我也只好放寬心地凝望著溪水有如九寨溝碧藍的色彩跟所有被卡住的人車一起在此等待。

而不久後前來的公車便由工頭幫我攔了下來;大概是難得有一個乘客,即使我幾乎回不上幾句話巴士司機仍滔滔不絕地找著話題跟我聊天:從哪裡來的?來玩幾天?你們台灣也有像這樣的溪谷嗎?你們台灣廁所有門嗎(啥啊!!)?說著說著還忽然煞了車拿起一旁的紙杯,逕往一旁石間冒出的泉水裝了幾杯解渴。下車前還再三跟我指著下藤橋的路並慢慢地跟在我後面確定我有順利下樓梯,真的是很可愛的一個司機:)

沿著小小木招牌所指示的石階往下不到三分鐘,看起來很像純粹的展示品藤橋就出現在眼前了。我沒什麼猶豫地掏出500圓付了過路費,如同所有觀光客地踏上自己嚇自己的旅程。







一旁有水泥橋供回程使用 順便可拍下這群付錢嚇自己的笨蛋XD

過橋後走過若無其事如千年般灑下的平家之庵,沿著沒幾步路就呈現半崩毀的鋼筋梯便可以抵達河邊。坐在潔白的大石上望著溪水奔騰,景色倒也挺像太魯閣的白楊步道,一時之間墜入回憶迷霧。

因為很餓,下午三點左右時分旁邊的餐廳也都還沒開,就決定依著烏龍麵地圖去善通寺吃麵了!回程時又在巴士上遇到方才認識的交換學生,聊了一下交換FB也算是很有意思的巧遇:)

抵達善通寺站時已時過五點,橘色的斜陽掛在車站的另一端上,直直地射在一條筆直而空無一人的大道。若要說自己不小心闖入因空襲警報而疏散一空的城市也毫不牽強。以一種最怠惰的姿態進行夸父追日的動作,十五分鐘路程外的善通寺內雖然神社本體的大門已經關上,外頭的大門與神社前的廣場依然敞開雙手歡迎所有在沙塵上嬉戲的孩童、在榕樹下閒聊的老頭與疲累而失去目標的背包客。

最後就是烏龍麵了!烏龍麵蓋肉雖然是個奇妙的物體,但是450圓而言真是超划算的啊這價格在京都應該只能吃麵條而已(淚目)




依然在天未黑之前回到住宿點,但一整天下來也是相當疲憊,大約不到十點又沉沉睡著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