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義大利/佛羅倫斯(Firenze)]不需要相機的一天──梅迪奇禮拜堂‧學院藝廊‧聖母瑪利亞福音教堂

今日行程規劃與路線:
梅迪奇禮拜堂─學院藝廊─聖母瑪莉亞福音教堂─Baffilio shop與via del Caizaiuoli血拼!



心得:
上面是透過我的GPS軌跡記錄器+@trip產生出來的地圖(得意)但是由於早上的兩個景點依然不能拍照!!又將是個沒有照片只能靠嘴砲的遊記了(大哭)

一早爬起來面對旅館沒有提供早餐的事實感到有點茫然,我們只好在街上晃著尋找可以裹腹的地方;很快地就在聖母瑪莉亞福音教堂的另一側找到一家與在羅馬早餐的地點十分相似的咖啡館,然而所謂的早餐樣式也都是一樣的甜口味麵包還真是有點消受不了!

很快地吃完以後早上前往的第一個景點是開放時間較早的梅迪奇禮拜堂。與聖羅倫佐大教堂緊緊相連但入口在後側的這個禮拜堂一向總是人滿為患,但好在我們是早起的鳥兒,不用花太多時間就能排隊過安檢門並買票,也在此時得知殘酷的事實──最著名的王子紀念堂整修中啊啊啊!

還好整修的鷹架大約只覆蓋這八角型禮拜堂的1/4,但仍很明顯可以看出某些挖空位置的雕像應是被移去清洗了,有那麼一點遺憾。血紅色的大理石高聳地環繞在遊客的周圍,頂上則是精彩的濕壁畫,祭壇更由各種擁有十分罕見顏色的大理石鑲嵌而成,每個角度都令人目不暇給。而其中一個小小的驚訝發現是梅迪奇的家徽──不同於印象中一定要畫滿繁複獅子老虎盾牌的家徽,梅迪奇的十分簡單,就是的六個點點,排列稍有誤差的話就變成七龍珠中克林的額頭上的形狀了(被打飛)

走過華麗的禮拜堂沿著窄小的樓梯,下一個房間則是某代梅迪奇出身的教宗要求米開朗基羅所設計的家族陵墓。不同於在聖彼得大教堂看見的聖母,一旦沒了衣服的女性雕刻顯然整個肌肉線條跟比例都變得非常詭異,但純論男性雕刻其肌肉線條與神情依然不愧為大師之作,不能拍照真是痛苦啊啊啊

趁著人潮逐漸增加之前我們離開了禮拜堂,繼續北方走去參觀學院藝廊。由於聽到線人(誤)回報目前威尼斯淹水狀況嚴重,再加上穿了一星期的靴子實在不敵不時落下的大雨殘害而濕透的狀況,我們在路上便開始搜尋著雨鞋,因此在抵達學院藝廊時兩人手上已經多了三雙靴子,(天音:多的一雙是怎麼回事!!)同時發現沒有寄物櫃的時候真是有點崩潰XD

提著有些巨大的戰利品進入學院藝廊門口,大廳是至文藝復興前的宗教作品,右手側走到底則是樂器博物館,而整個藝廊的重點則是位於左側──一轉彎便可看見沐浴在在天井光芒底下的大衛像原作;但在入眼之時也不必急著衝過去,因為兩旁也有米開朗基羅著名的未完成作品「囚徒」,相對於亮眼且無瑕的大衛像,其實這幾個作品韻味更濃厚;仍模糊的人的輪廓的痛苦表情如此清晰,就像是想從石頭中掙脫而出的模樣如此逼真簡直像這就已經是一個成品,抑或是在被天才之手從石頭中解放未竟的靈魂的吶喊,無論何者都令人戰慄般地欣賞。

而在為他而製作的拱廊之下聳立著的大衛像則是另一種不凡的美。即使時間仍在上午十點左右,他的周圍三百六十度已經圍滿了觀光客,試圖以各種角度去試探他的美感,卻也相同地在幾分鐘後望洋興歎而去,而我便占了個好角落欣賞這全角度美景──每吋肌肉的優美且平衡的線條、捲髮與眼神相互輝映的意志,以及時常成為明信片與紀念品主要畫面的屁股(啥啊),無以言喻的完美或許真的無法用任何方式複製,至少老皇宮前的複製品完全沒有這種氣息。

太過精彩的一條米開朗基羅走道,致使後面與乎前面的所有作品都失去光彩;如果還剩下一點讚嘆的力氣的話其後方的房間內有十分有意思的複製雕刻品的流程介紹。

離開學院藝廊後也已經過了一般人的用餐時間,我們便前往在附近難得有事前查好的餐廳坐下稍作休息。服務生態度非常好,母親對於他的餐點也很滿意,但我果然是不太愛鴨肉因此對於這義大利麵不予置評XD

餐廳資訊:
Il Desco
Via Cavour, 27, 50129 Florence, Italy



而後準備動身回旅館放戰利品之前先尋找了一下在民宿宣傳單上介紹的My Tour以訂購明天的行程;聖吉米安羅與錫安那是來佛羅倫斯的旅客常會去的一日郊區旅行(註:本人完全忽略比薩斜塔),原本也查好公車資訊想自行前往,但考慮到有網友分享冬天氣候不佳時常有公車無預警停開的可怕狀況,稍作衡量後還是決定跟個團。雖然由於個人不太理解佛羅倫斯的街道號碼編制(所謂的21號可能有21或是21R...紅色21?!)而稍稍迷惑了一陣子但仍順利抵達其小巧但整齊的服務櫃台,值班人很親切地以流暢的英文跟我們詳細介紹了整個行程的內容後便決定下手預購,一人55歐含三個景點與簡單午餐與品酒。

回到民宿放下行李後,再次出發前往就在一旁的聖母瑪莉亞福音教堂。原本以為裡面空間不大而只安排一個多小時參觀,沒想到不如旅行書介紹──除福音教堂內部,就在一旁中庭的福音修道院紀念館也被一起綁訂賣票了,因此花了大約兩小時才將所有內部看完。

教堂中央懸掛著的十字架有著十分明顯的利比風格。




相較於教堂內,就在中庭旁的西班牙小堂則是出乎意料的精彩。建造於14世紀中期,由於供科西摩一世的妻子的西班牙人朝臣們禮拜兒的得名的小堂,濕壁畫的完整度與豐富主題都相當亮眼;除了宗教性的主題外,還有一整面的名為聖湯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的勝利的濕壁畫,這位聖人的周圍與下方不但圍繞著十二使徒與各種美德等常見人物與內容,在最底下的一排則有被各個行星保護的14個中世紀註明代表人物有如:畢達哥拉斯、歐基里德與托密勒等,沒想到在這邊可以拜見到這幾位大師真是意外!




沒記錯的話這兩位應該從左到右是畢達哥拉斯與歐基里德XD

現場關於此堂的詳細介紹都非常感人地有英文內容,可惜回來後在wiki上只找到義大利文的參考資料。雖然在這充滿著亮眼景點的美麗城市中她的光芒稍微有些黯淡,但絕對比羅馬的某些博物館值得參觀(我絕對沒有在表貝里尼宮XD)




 當滿足地被工作人員請離將關門的聖母瑪莉亞福音教堂後也已經是下午五點半,想著似乎百花聖母教堂還開著便往該方向走去,發現我再度記成夏季的開放時間因而吃了閉門羹;對我們而言雖不算大事,因為這行程本來就排在其他天,但有眾多與我們一樣在門口看到告示板才失望離去的人們就不是這回事了:有一家可能來自香港或新加坡的遊客便見父親立刻對可能是本次行程負責人的兒子發飆,當場用英文訓誡了起來,豪無行程負擔的我們又開始不知悔改地走入血拼路線XD首先是在面對教堂左側的路上可看到的蕾莉歐商品血拼好地點:Biffoli shop。雖有將該品牌列入可當作紀念品的清單,但完全沒認真去查的我並沒有發現它的商品基本上沒有專賣店,而是會以各種價錢出現在各個藥妝店之中,而佛羅倫斯的這家店便是以貨全價格便宜且附贈試用品多而知名,聞名而來的台灣人與中國人之多使得有點晚娘臉的老闆娘都可以用流暢的中文念出每個商品名稱,真是非常俏皮XD

由於大致上只有自用打算,戰利品只有手上那小袋~

前往老皇宮方向的via del Caizaiuoli也是佛羅倫斯主要的血拼路線之一;雖然有名的精品街不是這條,但反正那條也買不起就走這邊吧!這條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羅馬沒看過的漂亮外套與手套,但價格也一樣是羅馬沒見過的數字...真是令人傷神!

約略七點時想起來就在家附近、以聖母瑪利亞福音教堂為名的著名修道院乳液店本店即將關門,我們便快步回頭走去;整間商店內氣氛非常好,還有古老藥局可參觀,可惜價格真的挺驚人的我們便晃了一圈後離開。

沒有特別執意想吃的晚餐,便直接走入了就在一旁的餐廳,餐墊紙上是佛羅倫斯的地圖還滿可愛的,母親對食物沒有太大的不滿,但我非常不滿我的披薩邊緣完全焦黑了啊(尖叫)還有服務員臉一臉靠杯樣,雖然整趟總結下來這應該是常態。

餐廳資訊:
Tirabaralla
Via della Scala, 28 50123 Firenz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