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9日 星期日

[義大利/羅馬(Roma)]貝里尼宮‧艾西莫宮‧直到放晴的某一天再會

行程規劃與路線:
貝里尼宮─四河噴泉─That's amore午餐─艾西莫宮(Palazzo Massimo)-戴克里先浴場(Terme di diocleziano)-佛羅倫斯─市區夜景



心得:
由於前幾天行動力與降雨量超乎想像因此今天原本的行程在前幾天就被走完/刪完了;原本是意圖按照旅遊書參觀完聯票的三間博物館,卻在走完貝里尼宮才發現它已經默默地獨立出這個計畫,而現在的聯票博物館內容是:艾西莫宮(Palazzo Massimo)、戴克里先浴場(Terme di diocleziano)、Palazzo Altemps以及Crypta Balbi,但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XD只能說沒準備好連2013再版的旅遊書都救不了你...怎麼回事啊這個國家!

早上傻傻地想著要去貝里尼宮,就搭著地鐵到了貝里尼廣場站,然後發現我完全地不得其門而入XDDD原來入口不在貝里尼街上啊怎麼這麼誤導這個街名(推拖)

按照慣例(?)此博物館依然不能拍照,而在我不疑有他地買了票之後也才發現沒有聯票這件事情,也就默默算了開始逛起來。博物館內館藏不少,一二樓的繪畫區較大的亮點應該是是出自拉斐爾之手、傳說是他的情婦的肖像畫以及卡拉瓦喬的一些作品,建築本身也相當宏偉,可惜如果沒有聯票,單入此館就要7歐其實有點不划算──但這也是在看完艾西莫宮之後的後見之明。


離開貝里尼宮後沿著入口的路往上爬就可以抵達四河噴泉。冒著被車撞的風險在過斑馬線時仔細往其中的三個方向望去就能看見方尖碑是參觀重點,不過在灰濛濛的天氣與來往車流的心理壓力下要拍下來還真是有點困難。


沿著下坡走往公車站牌處時意外發現前幾天朋友所推薦的That's amore就在眼前!我們立馬決定放棄沒有聯票保證的博物館行程進去飽餐一頓,也意外成為羅馬行之中CP值最高的一餐~

巨大的枕頭披薩

新鮮脆口的義大利麵

披薩裡面的料毫不含糊

飽餐一頓後算算時間也不太夠,我們便搭車回到火車站前的艾西莫宮,才發現聯票已經換了內容的悲劇;小小考慮之後還是決定忍痛花下10歐只專心看這個博物館,但其實十分值得──除場內可攝影以外(可惜沒注意到就習慣性地把相機給寄放了),三樓的鑲嵌作品十分亮眼,一二樓的羅馬時代雕刻作品也很值得一看,四樓的房間復原特展以及地下室十分雄厚的古幣收藏也都不錯,貝里尼宮完全可以被捨去啊(疑)

以往在其他博物館較沒印象看到這麼大規模且保存這麼完整的石棺,寬度應有2公尺

石棺細部

著名作品之一──陰陽人 這面看起來是女的...

這面看起來赫然發現下面多一根!!

四樓的特展,復原幾年前在台伯河大水後沖刷出來的羅馬時代某位有錢人的房間

三樓精緻的馬賽克畫之一

三樓的馬賽克畫之二

看完艾西莫宮後我們還貪得無厭地走到相距一百公尺左右的戴克里先浴場隨意逛了一圈,但因時間實在不夠,只看了還挺漂亮的迴廊後就回頭衝回旅館拿行李;這也是我人生中最驚險的一次搭車經驗──由於搭地下鐵回旅館的總耗費時間還不如直接拖著行李走,因此我們費盡全力一邊撐傘一邊拖著滿是戰利品的沉重行李箱在十分崎嶇的石板路上奔向火車站,抵達後一面保護包包一面穿越電子看板下擁擠的人潮的我又一時眼花看錯月台,又多浪費了十分鐘走去一個超遙遠的錯誤地點,等我們終於發現修正錯誤、用盡力氣抵達正確的月台時,已經過了預定發車時間十多分鐘...但很幸運地因為大雨火車也有延誤,因此我們正好趕上門火車大聲鳴叫要關上的瞬間!!好心的路人甲看到我們衝來立刻向列車長招招手,就讓我們跳上車了~~~真是太可怕了哈哈哈

在列車上平復一下情緒,寫了幾張明信片後很快地就抵達了佛羅倫斯。走出了相對於羅馬可說是空無一人的火車站、略有積水但平整且清潔的人行道,真是令人心情大好啊!雖然check-in時多花了一點時間因為分館的櫃檯人員已經下班了得前往本館,但並不影響原本十分鬆散的本夜行程。拉著行李箱爬上二樓後,得知房間在樓中樓的再上一層樓後原本眼睛都要冒星星了,幸虧在客廳玩著手機的另外一位遊客很熱情地說可以幫我們搬上去!義大利處處有詐騙集團但也處處有溫情啊T___T

從樓中樓的二樓俯視客廳 氣氛與燈光很舒服

向櫃檯人員問了推薦晚餐地點後便隨意選擇了較近的一家前往,卻在門口發現了米其林標誌以及狀似是廚師與「地獄廚房」主持人的合照...這家店我們真的吃得起嗎?!應該說我們可以不訂位就走進去的嗎?!

餐廳資訊:
Buca Mario
P.zza Ottaviani, 16r, Florence, Italy

沒想到看起來十分名符其實的洞穴般入口之後其實隱藏了非常大的腹地,隨著服務生優雅的腳步並將外套交給另一位服務生後走到的房間內滿滿是人,而且乍聽之下幾乎沒有兩桌講的是相同的語言!看來真的是相當有名的餐廳~~

可惜菜色令人有點失望...沒有想要吃大餐的打算與肚子,我一樣只點了義大利麵,但是就跟在羅馬也相當昂貴的那家一樣的狀況──以我的口味有點太嫌,而母親則十分嫌棄他的餐前麵包就像擺放了三天一樣又乾又硬,雖然在這種高級餐廳內搞不好真的沒有人會吃餐前麵包,但這真是令人想大大扣分!因此吃完主餐後很寒酸地連甜點都不想點就閃人了。幸好服務生的態度還不錯,(可能是簽單上我們填的服務費金額有點太高哈哈哈)總是邊唱著歌邊充滿微笑地來回走動,並主動幫我們拍照,感覺好一點點。



由於體力還沒用完,我們放下行李後便決定在市區範圍挺小的佛羅倫斯散步一圈;走過被黃光街燈壟罩著的乾淨街道不到十分鐘,便會踏入以佛羅倫斯的狀況而言腹地挺大的共和廣場;或許是夜店傳出來的重低音音樂與正對面仍輕盈轉踏著的旋轉木馬相互抗衡著氣氛,但來往人群已漸稀疏。隨著小巷繼續蜿蜒著道路,毫無預警之間就會來到聖母百花教堂的面前。即使是被工程用的慘澹白光街燈照耀著,三色大理石以繁複的花紋相互交疊卻絲毫不感紊亂的設計讓這矗立在眼前的教堂儼然跳脫出所有我曾經定義過的美,使我一時感到混亂而不知所措──雖然沒有雙腳一軟眼前一黑倒在地上,但這想必也是百花聖母教堂前症候群之一吧。



沿著令人雙眼貪婪地掃過每一個已經關門的美麗商品陳列著的櫥窗的商店街,往南走去約略十分鐘便抵達老皇宮的門口,統治廣場。縮小尺寸的大衛像複製品有些孤單地一個人站在門口,迴廊前一整群站立著竄逃著的莎賓人們在靜止之間重現這數百年的狂歡──啊、我是不是完全忽略了一旁被稱為「那醜陋的白色東西」的海神波賽頓?



走過寂靜的烏菲茲美術館,約三分鐘後抵達亞諾河畔,頂著從烏菲茲美術館一路連接出來的瓦薩里長廊,很快就到了名符其實的老橋,也便是二次世界大戰中唯一沒被德軍炸爛的橋,全以木板遮掩以示關門狀態的橋上商店原本是魚市,後因市容與種種緣故轉為販賣貴重金屬的長廊,但那也是在下一次經過時才能看見的風光。


回頭偶然經過據說摸了已經發光的金鼻子便會得到好運的野豬後,市區的一圈也差不多與我們的體力在此完結。


後面有可愛的龜龜~~~

拖著疲憊的身軀踏著歸途走在空無一人卻絲毫不覺恐懼的美麗街道,在心裡我輕輕地道了聲晚安,佛羅倫斯,期待在晴光下的妳的身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