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台灣/蘭嶼] 一段印象 (2/7) 交通‧青青草原‧人魚與貓

前往蘭嶼的季節選擇總是令人苦惱。一般而言十月到三月這段時間可以直接排除;太冷天氣也差,即使登島也很容易回不來,七月到九月通常是最熱門的選擇,即使可能有颱風侵襲,依然值得為萬里晴空與海上升起的日出賭上一把。但考慮到有團員十分怕熱,加上有個清明連假,最後選定的日期是四月;雖然天氣仍有些變幻莫測,但也因此不會太過炎熱,且另外的好處在於正好是飛魚祭可以好好痛吃甚或參加撈捕飛魚的活動,小小的美中不足則是由於是出海撈捕的時節,就沒有拼板船體驗可以玩了。

這幾天或為早餐或為日出都拼命在日出之際爬起,可惜天上的雲層都不賞光,沒一次真的看見海平線日出;但能看見月全蝕的星空也算值得。

交通:飛機、船、或是再一天?

掌握與老闆報告的精隨,結論放前頭──搭船吧,趕快把船票買好就對了;如果不擅長搶普悠瑪的請直接從後壁湖出發!

前往蘭嶼的交通安排流看似非常簡單──

出發一個月前:早上九點整電話搶台東-蘭嶼線德安航空機票(電話喔,網路的票實在太太太少),搶到了就可以開心直接訂下台北-台東的國內機票無縫接軌;沒訂到就該搶船票了,特別是在連假時刻,機票發售兩三日內立刻連船票也沒了。然而船票的選擇又牽涉到出發點──台東或是後壁湖?後者的船班雖然較小,但考慮從新竹出發的距離或許後者會是較佳的選擇。

出發兩星期前:想省點錢或是沒成功訂到台東-蘭嶼線機票的就只好投注剩下所有的心力搶出發與回程的普悠瑪或自強號。什麼?也沒搶到?那可以考慮較輕鬆但也相當高昂的高鐵+客運+後壁湖出發船班,或是有點極限操作的高鐵+南迴火車/客運+台東出發船班,或是可以下次再來...

但又真的是這樣子嗎?台東-蘭嶼的機票真的有這麼好嗎?

由於訂票人數限制,本次出團12人分別分成三組各自為自己的幸福努力;但其中又因為一些因素分裂為4組。最後得出的結果分組如下:

人生勝利組:台北-台東 + 台東 - 蘭嶼來回機票  100分~~~
人生普普組:台北-台東來回普悠瑪 + 台東 - 蘭嶼來回船票  80分~~~
人生失敗組1本人:台北-台東去程機票 + 台東-蘭嶼船票 + 台東自強一路站回台北   60分~~~
人生失敗組2:台北-台東 去程機票 + 台東-蘭嶼去程機票 + 回程OPEN + 台東-台北普悠瑪車票  0~60分...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疑惑──回程OPEN是哪招?原因是台東-蘭嶼獨家壟斷的船公司真的是太逼機了居然不出售單程船票,因此在失敗組1沾沾自喜以為搶到了單程機票還算不差之時並付款後才驚覺這悲慘的事實...失敗組1於是抱持著好吧總是候補得道吧的心情先預測回程時間搶了普悠瑪車票,然而之後才發現情況不妙──船票整個賣得滿滿滿連人生普普組想換回程船票時間都換不到!!為了避免連等兩天都等不到船回家的淒慘境況,失敗組1還另外祭出股票投資中常見的避險手法買了隔天的普悠瑪車票以避免最慘的情況,殊不知人生不到最後,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溫拿與魯蛇啊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台東機場登機安全檢查旁的漂流木藝術~搭乘松山-台北的飛機若有機會可以要求靠右側的窗戶坐位,在晴朗的白天可以看見整個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就橫亙在窗外,免費親身體驗看見台灣!(啥)


這就是讓人搶破頭的蘭嶼機票航班正體!!艙內極度狹小兩邊各一排,連站直身都有些困難,當然別寄望有空服員幫你倒水...最有趣的體驗在於這是第一次搭上了不是非在平流層內的飛機,看著雲朵在腳下飄過海面上的船如浴缸裡起起伏伏的沐浴乳瓶蓋(啥)真是相當有趣,而最值得的還是在降落時看見蘭嶼島在眼前逐漸逼近而後貼上的畫面,簡直就像侏儸紀公園登島畫面啊(蛤)



總之去程就爽爽地用飛機開心前往,回程則是地獄煎熬的開始...想必賣爽爽的壟斷船班公司其實並沒有非常認真地計算自己到底賣出了幾張票,因此在預計要候補回台東的上午船班,事實上在登船結束後還有約莫50多個空坐位,可惜我們來得有些遲(約半小時前),前方又有些狀似是黑箱作業手法讓與島民較有關係的重要人士優先上船,即使看起來隊伍我們前方也不過20多人,依然登船失敗。這令人髮指的候補機制由於立刻遭到民眾抗議,海巡署方面便帶些不情願地拿出一張背面空白的紙讓我們依序填上候補順位與名單;然而當往後傳來時卻發現這張紙已經折成奇妙的模樣,前後都寫上了規則不同的順序與名字,搞不清楚的後方民眾也只好兩面都寫,祈禱自己名次較前面的那頁會被採用。

寫完候補後先吃點午餐補充體力,本想到機場碰碰運氣,沒想到機場的候補名單更是落落長地令人暈眩;且仔細一看會發現這候補名單的開始時間居然是昨天!!也就是後補名單不會因為換了一天就重新Refresh,而是會不斷繼續往後Stack起來(也可能是在昨天最後一班的飛機飛離後開始可以填寫今天的候補清單);難怪看到幾個經驗豐富的直接在後補名單上每隔5-10個空格就重新寫一次自己的名字,實在是太高明了。總之每班飛機不過候補上1人,看著那八頁的候補名單我們決定直接放棄。

經歷過這次椎心刺骨的魯蛇經驗後,我們便吃了秤砣鐵了心決定下午兩點的船班乾脆直接在中午開始就開始排隊;而四月蘭嶼變幻莫測的天氣顯然非常想考驗我們的決心,原本便帶些陰霾的天空開始下起忽大忽小的雨,一群堅持要在今天回去的遊客們默默地在開闊的港邊吹風淋雨,不發一言。但當然只是坐著還不夠;早上的經驗讓我們知道得要團結並與海巡署打好關係,才有機會迫使船長按照那張破爛的紙上的順位呼叫候補;若不幸沒有,至少這兩三小時的等候讓我們在隊伍的最前端。

等待船的身影出現在港口內的時間非常地漫長,等著有正規船票的人上船的時間也很漫長,聽著一旁的國中還國小老師們不斷碎念著「不要欺負我們這些老弱婦孺啊」「上船要公平!不可以有人拿著明天的船票混上來啊!」等等等等使得時間更加漫長,終於到了後補時間,數字32人,看起來有些希望;眾人便按照劇本協同海巡署單位讓船長接受了那張後補名單,然而若一切如安排人生就不刺激了──喊上第一個名字的時候,即使印象中每組編號的名字不過兩三人,忽然就從不知何處使出了影分身之數跑出了七八人魚貫而入,頓時在雨中苦等兩三小時的群眾們陷入不滿的吼叫與憤怒;然而還好我們還在台灣,幾番怒吼後並未衍生成暴力事件,好不容易喊道我們的號碼,顫抖地掏出現金塞入船長手中並上了船,忽地感覺輕飄飄簡直如同中了樂透頭獎──不對,身為一個統一發票只中過200塊的小衰鬼,我想這種喜悅可能用統一發票中了1000元去形容較能在可想像的範圍。

本以為這樣的曲折過程已經讓我穩坐失敗組最後一名──即使失敗組2表示一路站回台北的路上聽著嬰兒哭聲聞著眾人汗水的酸臭味聽起來也失敗無比,但我們都錯了最失敗的是原本狀似穩坐溫拿的勝利組。

「欸欸你們船票那邊還可以排到候補嗎?」
「不太可能欸,這邊現在是寫單子的;怎麼了嗎?」
「超慘的我們的飛機被取消了啦....」

被‧取‧消‧了!!!這可怕的晴天霹靂即使撼動了我我也依然無能為力,只能在登上船後遙望著逐漸在陰天與風雨內逐漸縮小遠去的蘭嶼身影為他們祈禱。最後原本的人生勝利組因為班機被取消──甚之,飛機後補機制居然不是以原本乘客優先而完全補不上位,──而被迫多住上一晚,放棄台東-台北回程機票(無法退票)並隔天一同加入船班的候補排隊隊伍,好不容易搭上船回到本島,又是花了半天直到深夜才成功回到新竹,誠可謂失敗中的失敗。

所以,讓我們再次總結結論──買船票吧,買船就對了,除非你真的很自信自己是晴天娃娃!!!

玩耍:青青草原

一片就坐落在海邊的巨大草原;從入口走到最適看夕陽的地點約莫要十多分鐘,一路上風有些大請務必小心腳步。在這樣地勢較高的平原上反而聽不見海聲,卻是呼呼吹來的風吹草聲;身後明月眼前夕陽的美景也只有在這樣的小島上能看見。









吃喝:人魚與貓

住在東清雖然不管加油或提款都相當不方便,但日出與全島著名的美食──早餐與午餐都就在眼前,能夠多睡個幾分鐘。在島上的這五天人魚與貓的生意始終非常好,而我對於面對這麼多來往的遊客還能始終保持微笑親切地招待所有鬧哄哄的小屁孩們的能力感到無比欽佩。夜晚經過時也可來此喝上一杯調酒,摸摸可愛的貓咪。



調酒酒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