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西班牙/白色小鎮(Nerja&Frigiliana)]海光、山色與鐘乳石洞

行程規劃與路線
旅館-(計程車,大約8歐)-Granada巴士總站-Nerja巴士總站(A)-歐洲陽台(B)-早午餐-(計程車)-路過水道橋-Cueva de Nerja洞穴(C)-Frigiliana-(計程車)-回Nerja-(巴士)-Granada-(Trenhotel夜鋪)-Bracelona

心得:
今天根本就是包車之旅啊哈哈哈(被打飛)基礎行程是參考自一位正妹的遊記,但是因為四個人很囂張所以又擅自用計程車到處亂跑哈哈哈!若要搭公車來往兩個小鎮請參考上述遊記內的公車時刻表並注意週末沒開唷!若搭計程車則大約是10歐。雖然標題都是白色小鎮,但Nerja的重點是海色、Frigiliana的重點則是山形。但老實說這種小鎮在我心頭的第一名還是土耳其的Cas啊...(媽媽:等你去了希臘再說!)因此相對來說今日行程的亮點反而是意外加入的世界金氏紀錄洞穴Cueva de Nerja!從Nerja過去一樣有公車,搭計程車的話則為9歐左右。


總之是個慵懶舒適的一天(滾)




這天一樣在天未亮之時便到一旁的圓環搭上計程車前往巴士總站,以機器快速地在五分鐘內買了來回票,以為這樣就能一切順利搭上車,卻發現!資訊告牌顯示將於15號月台發車的巴士並不存在......問了問一旁看似工作人員的路人甲,也只叫我們在那邊等;因此我們發現西班牙人不僅指路是參考用、連月台資訊也是!!看到一旁也有一些十分不安的旅客在左顧右盼就至少能稍微安心一下不是班車取消,我們一群待宰羔羊便傻傻地站在那裡等著直到七點五分才有隔壁月台的巴士司機向我們朝手。閉上眼時暗紅的路燈仍陰鬱地在夜裡亮著,睜開眼便是藍色的晴空與噴泉的水聲優雅地督促著我乾澀的眼皮勉強張開。

從車站走到Nerja的海岸邊大約是十分鐘,抵達旅遊服務中心時距開門時間還有五分鐘左右,我們便繼續往前走,卻不經意瞄到左手邊便是令人屏息的美景──白得無可挑剔的牆與迴廊,棕櫚樹,海。


壓抑住把身上三公斤的東西往地上一扔衝到沙灘上的衝動,繼續往前走便是一個直到底便會延伸出海面的廣場,史稱歐洲陽台的世界遺產。不過地上慵懶瞪著我的貓咪比較吸引我。




居然有人在海邊婚攝!


居然有人在手扶梯上面寫情詩...



從海下看陽台


看耶是石板烤麻糬~~~(上次去花東留下的奇怪惡習 囧)


雖然沒有萬里無雲的晴空將海色照耀成一樣的湛藍,但喜歡海的兩個小女孩已經不管身上的衣服往海邊奔跑了!嚇得旁邊的外國人紛紛離開海邊ORZ


U~~~5~~~


「媽你看,是U5!」、「喔。」被媽媽句點了T___T


勇敢對抗海洋的小甲魚


好辛苦的婚攝


在海邊翻滾了一陣之後發現對曬太陽毫無興趣的媽媽們已經無聊到連撿石頭都不玩了,我們便在一旁的公共設施上沖沖腳(注意:下面的按鈕是沖腳、上面的按鈕是沖全身!)後到歐洲陽台找家有可愛中庭的餐廳覓食。

喝喝咖啡寫點明信片後,本來打算直接前往Frigiliana,眾人卻意外在紀念品店陳列的明信片上發現附近有個十分漂亮壯觀的水道橋!(圖片大概如下;圖片來源請點圖)由於眾志成城我便再回頭到旅遊中心問了一下水道橋的位置,發現其實就在世界金氏紀錄最大的鐘乳石洞穴附近且距離也不算遠,我們便跳上計程車前往。


然而其實翻修過後的水道橋...長這樣啊(根本懶得下車拍)會不會太詐騙!!



抵達洞穴門口下車並付了相當不便宜的門票(8.5歐)後,便進入到濕冷的洞穴之內:在這之前我看過台灣與捷克、德國的鐘乳石洞,但都是十分狹窄的環境,本地的金式紀錄保持果然...非常巨大!!然而沒有腳架,拍照成為艱鉅無比的任務。在不斷驚呼與拍照之間工作人員來了:什麼連鐘乳石洞也有中午休息時間!!我們便隨同其他的遊客一路被緩慢地趕出洞外。




右邊角落的步道是比例尺,可見洞真的很深



離開後我們才發現自己陷入的窘境:這裡沒有計程車站、因為中午休息時間公車一小時內也不會出現,來時路又似乎是高速道路不太可能步行回去...怎麼辦!!最後沿著路走了一段終於遇到一家旅館,便厚著臉皮進去麻煩她們替我們叫計程車。「計程車五分鐘內就會來!」說著一口好英文的櫃台小姐微笑對我們說道,但我們再度忘了西班牙人活在與我們不同的時間內,因此在旅館門口吃葡萄種葡萄地等了二十多分鐘才終於看到司機從遠方緩緩開來與我們揮手。

抵達Frigiliana時很幸運地趕上旅遊中心下午休息時間的關門前五分鐘拿了地圖。沿著旅遊中心內側的中庭往上爬是一個俯瞰整座城市十分良好的展望點。


再次被旅遊中心的人催促著要關門而離開之後,有個奧地利來的背包客才不幸地抵達。看到她苦惱的神情我便把才要來的地圖給她了;然後發現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有拿地圖!!也罷、便憑著印象出發囉~整個小鎮似乎也隨著這個午休進入昏沉的西班牙午後狀態,安靜的街道幾乎看不見幾個人,僅有稀疏的餐廳廣告慵懶地站在路邊以冰涼啤酒與水吸引著遊人,與乎幾隻不想要別人打擾的貓咪窩在牆角。路上隨處可見牆上有些彩繪的磁磚敘述著當年回教徒如何被天主教徒迫害並躲藏於山鎮之間的故事,即使聳動地在米色磁磚上繪畫出酷刑與戰爭的圖像,在這樣美麗的大晴天與陰涼的白色巷弄間,我卻不解風情地只想學路旁的小貓在石階上伸伸懶腰、打哈欠。



母親的矯飾主義


我的矯飾主義(被打飛)






唯一有人煙之處便是教堂的正前方:除了遊客都在廣場上的座位上喝酒歇息,教堂內正在舉辦婚禮。推門進入後才發現自己打擾了這神聖的儀式後,在門口我佇足靜靜凝望著新娘與新郎正襟危坐於神父前的背影;他們相愛的吧?她們會幸福吧?這世界偶爾不會那麼殘酷的,對吧?



為了抓好回程巴士的時間,我們於是在應該有計程車排班的廣場前坐著喝杯飲料、寫個明信片略作休息,等著終於看見計程車經過時便衝過去招攬,司機卻揮揮手說下一台在十分鐘後就會來;西班牙的十分鐘...一旁的兒童公園吸引著我過去盪起秋千(又把路人家庭嚇跑了對不起Q___Q),前後搖晃之間想起離開日本時的最後一天:碎落在我髮際與膝前的陽光、逆著秋千吹亂瀏海的微風,鴨川與晴天...

搭巴士回Granada時發現巴士上有裝wifi receiver!大家便興奮地宅了起來(誤),但可惜只要巴士離開市區訊號就會斷掉,因此我只好繼續發揮專長一路睡回Granada,回旅館拿了行李並向熱情又很好心的民宿主人道別後前往車站準備搭上夜鋪。上車後很驚訝地發現我們都被訂到不同的房間而因起一陣慌亂,後來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搞得訂到單人房了(傻)那還真是便宜啊!!大家便各據一方滿足地在搖晃的車廂內沉沉入睡。再見了,溫熱而如夢的安達魯西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